护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在改革中的关系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0:18 阅读: 来源:护垫厂家

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在改革中的关系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关键是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而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和市场都是配置社会资源的运行机制,但二者功能不同,单靠一种机制无法有效协调经济运转。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坚定不移扩大开放,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市场稳态需政府和  市场共同营造  市场体制改革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可以允许有市场存在”,到十四大正式确立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再到最近国发52号文件提出的“新两个凡是”,基本完成了由政府主导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主导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渡。在下一步改革过程中要继续发挥市场功能,落实产权保护、契约自由以及契约有效实施等市场经济原则,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的干预。市场的积极作用毋庸置疑,但不可盲目信奉市场而忽略政府作用,因为市场机制也会带来诸如收入分配不公平、外部效应、市场垄断等问题,但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些问题的出现而采取抵制市场的政策。  现代制度经济学家G·霍奇逊认为,一个纯粹的市场体系是行不通的,“一个市场系统必定渗透着国家的规章条例和干预”。政府和市场具有各自的优势,但又具有各自的不足,政府和市场只有相互弥补,共同营造市场稳态,才能使经济健康有序运行。面对市场失灵,政府可以通过制定一些制度和规则进行调节,加强对经济的宏观调控,继续改革和完善市场经济制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可以替代市场,当公共选择理论把研究触角伸展到政治学领域时,发现政府也跟市场一样会出现失灵。政府官员做出的决策代表的可能不是选民利益而是其自身或某些利益集团的利益,官员可能会产生寻租行为以及政府低效率。这样的政府失灵不仅不能弥补市场失灵,反而会加剧市场失灵。行政办事效率低下、行政审批程序复杂、行政部门责任不清和相互推诿、贪污腐败等问题已经严重制约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有序运转。  政府和市场边界须实质性调整  虽然现在很多领域已经是市场配置资源起主导性作用,但是政府在配置资源方面还握有相当大的权力。还有很多生产要素是政府定价,国有企业垄断不仅使得民营资本无法进入,还带来经济运行的低效率。破除垄断,核心就是破除国有企业的垄断。国有企业不能只讲利润最大化,否则就是与民争利;国有企业要讲市场法则,政府不能用行政指令的方式收购整合资源,不能用权力随便干预市场行为,否则就可能发生“国进民退”。对于某些垄断行业,政府也应该允许民营企业进入,不应设置重重障碍。  国发52号文件提出“新两个凡是”:“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行业组织或者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事项,政府都要退出。凡可以采用事后监管和间接管理方式的事项,一律不设前置审批。”这项规定是对市场经济的重要推进,为民间投资和小微企业发展创造宽松政策环境的意图跃然纸上,意味着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行为边界正在进行实质性调整。  重新界定政府和  市场在改革中的职能  未来改革将会是全面的改革,最大限度地化解改革阻力,降低改革风险,确保改革取得实效。交易成本理论认为,任何经济活动都是有成本的,当旧制度交易成本过大时,就需要进行改革,必须破旧立新。在改革开放初期,改革是人人皆会受益的“帕累托改进”,人人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而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当年曾经位于同一起跑线上的人已经有了各自不同的位置。下一步改革主要目标是缩小收入差距过大,而这个缩小差距的过程就不可避免地要损害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往往又是社会中的强势群体,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和资源分配权力。下一步改革因为要触及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所以改革会遇到层层阻力,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未来改革更多是政府自身的改革,政府应该做出改革的顶层设计,一方面要限制自身权力,另一方面还要明确各部门职责;在政府内部建立竞争机制,激发工作人员活力和办事效率;对政府的税收和支出进行约束,限制其不合理行为。  完善市场体制也非常重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在改革中的关系,才能确保经济高效有序运行。改革要取得突破,需要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配合起来推进。只有这样,才能从行政命令支配的经济、政府机关和党政官员的自由裁量权特别大的命令经济,转变为一个规则透明、公正执法的法治市场经济。要实现这一改革目标,不仅仅需要在具体操作层面上的设计,还需要领导人具有长远目光,更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打破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和干扰,推进从威权发展模式向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  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在改革中的关系,不是简单的政府职能削弱、强化市场功能,而是两者职能的重新界定。市场要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政府要在基本公共服务、市场监管和社会监管方面到位而不缺位。凡是市场主体有能力做好的事情都要交给市场主体去做,政府的主要职责是为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真正做到让市场的归给市场,让政府的归给政府,改革才会有持续推进的动力。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