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洲反抗美国网络巨兽入侵谷歌是一匹恶狼

发布时间:2020-02-10 20:25:23 阅读: 来源:护垫厂家

在德国,管制者对硅谷公司如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设置了一定的限制,因为这些互联网巨兽已开始统治人们的网络生活了。这些网络巨兽被称为“北海巨妖”。在挪威神话中,北海巨妖是一种凶残的海怪。

今天的北海巨妖不会将水手们拖到海底深处,但是它们的触角却伸到了世界上每个角落,肆意收集公民的个人数据。自从告密者斯诺登曝光美国监控计划以来,这种秘密收集个人数据的行为让欧洲人深感忧虑。

“谷歌是一匹肥硕的恶狼”

上周一,欧洲委员会的市场竞争专员乔奎因-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决定重新开始对谷歌搜索结果排名进行长达5年的调查。完成这项调查的重任将会落到阿尔穆尼亚的接班人、丹麦前财务部长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身上。她的同事、欧洲新任数字经济专员冈瑟-奥汀格尔(Guenther Oettinger)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周三,他声称谷歌的市场权力应该受到限制。他还补充说,他将会致力于确保该搜索引擎的服务保持中立和客观。

市场研究公司Enders Analysis的新媒体专家伊恩-莫得(Ian Maude)称,布鲁塞尔的观点非常明确,“谷歌就是新的微软。就管制者而言,谷歌就是一匹肥硕的恶狼。”

从1993年到2013年的调查和诉讼案中,欧洲委员会强制对微软处以了20亿欧元的罚款。它还调查了微软授权许可的做法,并责令微软不得捆绑销售其产品,这让欧洲Windows用户得以选择微软以外的网络浏览器和媒体播放器。

美国互联网巨头与布鲁塞尔政府的关系一直是高度对立的。微软并没有派其高管前去公关,从而争取这些专员们的支持;相反,它派出了强大的律师军团,抗议针对它的每一项指控。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谷歌现在成为了个人电脑——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上的统治者;就像微软十年前那样。在搜索领域,谷歌的地位也是牢不可破。据网站流量分析公司StatCounter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欧洲,约有90%的用户搜索请求是在谷歌上输入的。作为谷歌在布鲁塞尔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微软现在巴不得借助于欧洲委员会的力量来钳制其竞争对手。

谷歌执行董事长的外交斡旋

谷歌的战略是派遣其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到布鲁塞尔进行外交斡旋,与欧洲委员会联手寻找解决方案。现在的争议集中在谷歌的付费搜索结果,即显示在谷歌主页右手边或顶端的结果。对于用户的搜索请求,谷歌已不再满足于提供一系列蓝色的链接了;相反,它开始直接回答用户的提问。如果你询问今天的天气情况,那么你就会看到你所在地区的天气预报;如果你搜寻诺丁汉的法国美食,你就会看到一幅用大头针标注每个酒店位置的地图。

竞争对手抱怨称,这种做法抢走了提供同类信息的专门网站(例如订餐网站OpenTable或旅游网站TripAdvisor)的流量。谷歌主动提出改变它呈现搜索结果的方式。它的前两个方案都被阿尔穆尼亚拒绝了。但是,第三个方案则被接受了。谷歌将会包含两个显示框,其中一个显示谷歌自己的信息,另一个显示竞争对手的信息,而且谷歌可以在这里对它们实行竞价排名。微软研究部门发现,尽管进行了这样的调整,但由于谷歌自己的显示框非常醒目,因此它吸引的点击量约为竞争对手的99倍。

谷歌坚持不以牺牲别人的产品为代价来推销自己的产品。施密特在上周给《金融时报》的一封信函中写道,“我们致力于让我们的搜索结果直接回答用户的提问(毕竟我们是为用户,而不是为网站打造谷歌搜索引擎的。)迄今为止,没有管制者反对谷歌直接回答用户的提问,因为这样更有利于用户。”

谷歌的富有建设性的、具有说服力的方法说服了阿尔穆尼亚。但是在2014年2月,当他对谷歌提出的第三个方案表示赞许时,没想到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仅遭到了竞争对手的抵制,还遭到了法国和德国政府的批评。

不愿做数字殖民地

在欧洲媒体公司和电信公司(它们所在的领域均受到数字革命的严重冲击)的挑唆下,政治家们忙不迭地开始批评阿尔穆尼亚的决定。在法国,反对的阵营主要由阿诺德-蒙特布格(Arnaud Montebourg)领导,他一直担任法国经济部长,直到上个月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下令解散了蒙特布格所供职的政府。他与德国经济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一起致信阿尔穆尼亚,要求他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

“我们不希望成为全球互联网巨头的数字殖民地。”蒙特布格在5月说,“我们的自主权将会受到威胁。”

在欧洲部分地区,谷歌的垄断程度甚至超过了微软。它成为了美国殖民主义的代理机构。蒙特布格认为,Facebook和亚马逊通过收集欧洲公民的个人数据形成的数据库,要么可能会被用来获得真正免税的商业收入,要么可能会被美国情报专家们利用。

加布里尔在德国媒体上撰文称,“每次我们在谷歌上搜索某些东西的时候,谷歌也会搜索和获取我们的一些信息,这些信息不仅可能被出售给广告商,用于发布针对性的广告,而且可能提供给银行、健康保险公司、汽车或人寿保险公司,甚至如有必要,还会提供给情报机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使用这些服务付出的代价就是我们的个人数据——最后甚至是我们的个人和社会自由。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核心任务就是要驯服和遏制犹如脱缰野马的资本主义。”

这位德国经济部长的话听起来就像是一种政治宣言。欧洲委员会新选出的总裁吉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很赞同这种观点。“欧洲的发展道路就是由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铺就的。”这位卢森堡前首相在其个人网站上写道。虽然欧洲在移动科技方面引领世界潮流,但是它在互联网企业创立和就业方面实际上落在美国后面。容克认为,将欧洲5亿个公民带入一个统一的科技市场——并用统一的法律来规范版权、手机频谱拍卖和区域管制者——这将有助于打造强大的企业和创造巨大的就业机会。

隐形的柏林墙

谷歌面临的最大的批评者要数马赛亚斯-多芬纳(Mathias D?pfner),他的Axel Springer集团出版的小报Bild是德国阅读量最大的报纸。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转变立场,支持容克担任欧洲委员会总裁,从而让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蒙羞的时候,人们纷纷指责这是多芬纳幕后操纵的结果。由于多芬纳相信这位卢森堡政治家将会支持他的更严厉制裁谷歌的呼声,因此他利用Bild报纸的影响力让默多克转变了立场。

在一封写于4月的致谷歌执行董事长施密特的公开信中,多芬纳警告说,“欧洲数字经济对于成功的渴望最终可能会转变成对欧洲政策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的东西,这种东西是欧盟在过去几十年中严重缺失的,它就是生动的故事。”

这个故事已将美国互联网巨头描述成了死对头。布鲁塞尔宁愿取消他们的低税企业制度。在6月,阿尔穆尼亚先行一步,宣布对爱尔兰的苹果和荷兰的星巴克使用的税收安排进行调查。

现在,针对谷歌搜索引擎的调查重新启动了。另一项针对谷歌Android移动平台及其是否要求预装Chrome浏览器和其他服务的调查也进入了议事日程。

柏林墙倒塌了,但是欧洲又竖起来新的防御工事:它正在努力避免让欧洲国家沦为美国的数字殖民地。

广州注册公司条件

深圳注册公司代理注册

广州代理记账公司有哪些

相关阅读